返回首页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机构动态 | 公益资讯 | 捐建学校 | 捐助学生 | 生命希望工程 | 留守儿童 | NGO扶贫 | 义工行动 | 文件下载 | 美好江西 | 关于我们
江西省青少年发展基金会
联系地址:
江西省南昌市胜利路154号10楼
邮政编码: 330008
学生资助部:
0791-6701560、6708339
希望小学部:
0791-6708575、6702552
行政财务部:
0791-6700291
宣传活动部:
0791-6708621、6704680
传    真: 0791-6701560
开 户 行:
中国银行南昌市叠山路支行(八一支行)
帐号:191705976554
E-Mail:jxxwgc2008@163.com
义工行动报道
志愿者日记4:余干行
发表时间:2010-11-19 12:58:32    阅读:2334 次
余干行
江西青基会爱心志愿者  尹文旺
 
 
 
    2010年10月16日上午10点30分,在余干团县委工作的人员张老师的带领下,我们来到了余干三中。这是一所坐落于老城区的初级中学,只有初中部。学校并不大,恰逢吴先有月考。我们再校团委办公室与涂书记聊了一会儿。通过涂老师我们知道吴先有的父亲在02年过世,母亲在先有12岁时改嫁,却与09年自杀。爷爷09年因病离世。吴先有现年事已高的奶奶相依为命。据先有的班主任詹老师介绍,先有的成绩在班上排名第十左右,平时与老师、同学相处融洽,但与大多数贫困生一样,先有并不是那么地开朗,朋友圈子也较小。
    下午5点10分,我们再次来到了余干三中。见到了先有,第一印象是先有很弱。骨瘦如柴的身子,衣服破旧不堪,大概150cm的身高。脚下的鞋子早已破旧不堪,露出了脚趾。可是他干净的眼睛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虽然眼睛不大,但是却能够让人从眼睛里很清楚地看出他的每一丝生活的不易。
    时间不早了,我们走上了回先有家的路程。在经过一家超市时,我顺便带了一桶食用油,我想,生活必须品对于这些贫困农村地区的孩子来说应该是最需要而且最有意义的吧。
    经过了10几分钟的车程,我们来到了余干县马家嘴王家村,这是一个正在发展的农村,路边是正在建设的一栋栋楼房。到了先有家,起初我并不相信这会是一个贫困生的住处,一个两层多高的正在建设的砖房,正大门是一个普通家庭也拥有的大红色铁门。已经是将近7点了,天色已晚,可是我们看到的是屋子里一篇漆黑,看来奶奶还未到家。我们走进了先有的家里,进门后首先看到的是先有爷爷的遗像。房子是里面还未装修完成,所谓的“家具”也很简单,一张饭桌、一个再简单不过的灶台、一个橱柜,这个便是住处的大厅。往里走,是他们的卧室,依旧地简单,两张床,一个衣柜,一台破旧的电视机。仅此而已。楼上是正在盖的房子。转了一圈之后,奶奶回来了。简单的把情况介绍之后,我们开始准备晚饭。我张望着大厅,却始终没有看到一个菜的影子。这时奶奶小心翼翼地从橱柜里拿出了三个鸡蛋,交代先有把鸡蛋打到碗里去,原来奶奶的手在一个月前因为捡石子摔跤而受伤了。现在仍然不能干活,而且还在包扎。看到先有用筷子打着鸡蛋,我觉得我应该上前去帮忙的。于是我快步走向先有,我决定了,今天的晚饭我来做。
    晚饭很简单,就是加了一碗芹菜炒蛋。然后再加上中午的剩菜,总共3盘菜,一盘菜是南瓜干。或许这盘南瓜干是每餐都有的吧,这是奶奶自己做的腌菜。3份简单的菜,可是两位相依为命的贫困家庭的成员却吃得那么津津有味。看到这场景,我只觉得我们的生活太幸福了,每天在学校可以吃那么多是饭菜,而他们却要为每餐的饭菜而犯愁。拿着筷子,我夹了满满的鸡蛋送到了奶奶和先有的碗里。当时,我已经根本感觉不到路途漫长所带来的饥饿。看着老人和小孩很有劲地吃着饭菜,我只是觉得好幸福,这一顿饭菜,可能是他们好久才能吃一次吧。
    晚饭吃完了,我们三人围坐在饭桌上聊天。这时我才清楚地看着年迈的奶奶。由于多年的操劳,奶奶的手背粗糙得像老松树皮,裂开了一道道口子,手心上磨出了几个厚厚的老茧;流水般的岁月无情地在他那绛紫色的脸上刻下了一道道深深的皱纹,加上她先前受伤的手腕,让人对这位饱经风霜的老人而感慨、惋惜。
    从开始聊天的那一刻起,奶奶的左手始终轻轻地握着右手的手腕。难以想象那是怎样的一种痛苦。看着墙上的王爷爷的遗像,奶奶眼角泛起了泪光。“先有的爷爷毕生只离开余干一次,就是去年到南昌住院住了一个星期。只可惜,住院也没能挽救他的生命。”,奶奶哽咽着,“先有父亲的早死,让这个家庭陷入了谷底。先有没有父亲的关爱。他的童年是不完整的。08年先有的妈妈又改嫁了。这对我们家里来说更是雪上加霜。家里没有了年轻劳动力,只有我们这两个老头子维持这家里的那一块田。只可惜,爷爷死得早。现在我真的是不知道改怎么办。等我走了,谁来养先有?”。奶奶含着眼泪说着家里的变故,而我注意到,年幼的先有坐在一旁,他低着头,双手在用力地握紧。此时此刻,先有在想什么?他又是在忍受着怎样的痛苦?奶奶擤了擤鼻涕,继续说道:“去年初,先有的母亲服毒自杀了。可怜了我的先有,从小就没有父亲,现在母亲、爷爷又走了。只剩下我这个老太婆留下来陪他住在这栋房子里。还好先有的姑姑肯留下我们,让我们暂住在她家里。否则我跟先有真的就是无依无靠了。等我也走了?谁来照顾先有?等我走了,谁来给先有煮饭吃?给他洗衣服?……”奶奶已经泣不成声。看着一旁的先有,我轻轻将手放在了他的头上,我只想用我手里的温存去温暖这位不幸的孩子,一个还在读初二的孩子。而此时,先有仍然坚强着坐着,他没有哭出声来,可是我却清楚地看到他眼角的泪光。看着眼前这个孩子,对于他来说,或许命运在他身上开了个玩笑,一个过分了的玩笑。让他失去了童年,失去了父亲,失去了母亲,失去了爷爷,失去了家园,失去了快乐……
    我们志愿者,我们社会,能做的是什么?
    待先有平静后,我了解了他的生活。先有每天早上6点就起床,吃完简单的早饭后,便骑着一辆破旧地嘎嘎作响的自行车去学校。路途至少要花上20分钟。中饭、晚饭都是在家里吃的。学校并没有安排住宿。就这样,每天在偏远的家和余干三中之间奔波。路途的风尘,让这位豆蔻年华的孩子看起来比同龄人老成了许多。问及他的生日时,他说是12月28日。“先有,你都是怎么过生日的?吃过蛋糕吗?”我问道。“我没有过过生日。有好几年没吃过蛋糕了。”听到了这些,我的心猛地抽了一下,在先有的心里,或许根本就没有过生日这种概念,蛋糕是在他们的印象中,或许也已经不是甜的,而是像生活一样苦。
    言毕,我只有一个想法,我觉得应该立刻就行动的想法。带着先有到城镇去买点吃的。我骑着先有的自行车从漆黑的王家村摸着黑到城镇去。路途很漫长,从一个偏远的农村到繁华的城镇,这是怎样的一种过渡与差别?正如富人与贫人的差别一样。来到超市,我买了两双棉鞋,一双给奶奶,一双给先有。还买了一双夏天穿的拖鞋,因为看到先有脚下的拖鞋已经无法再支撑他每天所走的漫长的路程。还有苹果、柿子、香蕉等水果。走到了蛋糕店,先有的眼睛瞬间发亮。我可以从他眼睛里看得出那是怎样的一种渴望。我果断地买了两个小蛋糕送到先有的手上,只看到先有望着这精美的蛋糕发呆了好久。紧接着笑了,笑地那么轻松,那么自由。坐在自行车的后座上,我时不时往后转看到先有那稀奇的表情,“你平时晚上都没来城镇吗?”我问道,他的回答是“没有。”是啊,贫困的家庭,年迈的奶奶,遥远的路途,这些都让先有没有理由在晚上到城镇逛街,欣赏夜景。他们的生活,只有那个不大的家。只有那个偏远的乡村。
    晚上回到先有的家已经是9点。看到奶奶已经坐在了床上。床边放着一瓶瓶的药膏,奶奶也吃力地握着自己的右手腕。看来奶奶刚刚换了药。我把蛋糕送到了奶奶面前,叫来了先有,让他们一起吃这个很久没有吃过的蛋糕。看着他们吃得那般甜蜜,我的心里,也被灌了蜜水。带着甜蜜,我们三人一起在一个放假度过了漫长的夜晚。只希望,今夜,先有和奶奶能够做个好梦。
    次日一大早,奶奶就醒来了。等我醒的时候,房间已经剩下我一个人了。紧接着看到先有走进房间冲着我天真地笑,那一刻,先有的笑容成了那天最和煦的阳光。早饭是炒年糕和炒饭。这种“丰富”的早餐,又是花了奶奶多大的心思。年糕是先有一刀一刀慢慢切成片的。奶奶受伤的手腕,让先有承担起了家里的苦力活。而那时的我,只想为奶奶和先有做一点力所能及的事,我拿起锅,把早餐准备好。看着桌上的炒年糕和炒饭,我瞬间觉得那是最美味的早餐。
    一天的生活已经接近尾声,在即将离开的时候,奶奶吃力地拿着一小袋南瓜干递到我的手上,紧紧地握着我的手,说道“孩子,谢谢你对我们先有的关心。路上走好。”,我并没有拒绝奶奶的南瓜干,尽管我清楚地知道那是他们一天三餐的必备菜。因为我觉得那是奶奶和先有的感恩。是他们对生活的希望。我想,我应该收下。
    走出门,我轻轻地向先有、向奶奶挥手,告别王家村。
    我相信,这只是暂时的告别。我还会再回来的。
 
 
 
 
 
友情链接:团省委 新华社江西分社 江南都市报 江西政协新闻网 长城在线 中国江西经济网 江西商报 足球俱乐部 中国广播网 新浪南昌站 江西电视台经济生活频道 江西电视台影视频道 江西教育电视台 大江网 今视网 江西电视台公共频道(五套) 江西电视台官方网站 纳百川皮具
国家信息产业部备案编号:赣B220050065号
版权所有:江西省青少年发展基金会     技术支持:江西奥通